© 2019 Zhang Family

(Waiting for approval)

叶含文

Niece

怀念首晟舅舅

距离2018年12月已经过去五个月了,我时常会想起那个午后,接到我妈电话时,电话那头她声音的无助和慌乱,是真的吗…怎么会…

今天,舅舅已经安息在那片绿草如茵的土地上,矗立的墓碑和他的笑容深深地印刻在大家的心里。

首晟舅舅与我交集不多。年少时,他是大人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,优秀,聪明,少年天才,身上自带光环。而在我眼里,年少的他是与众不同的,孤独的、腼腆的,他是太太(奶奶)嘴里一直念叨的,可爱的小白兔,太太一直这么称呼他。那时的舅舅,个子不高,头发略卷,白皙秀气,和长辈说话彬彬有礼。
再后来,舅舅早早地去德国留学,只看见舅公房间玻璃板下压着的照片越来越多,舅舅在煮饭、在学习、在做实验…这些照片渐渐地被各种名人合影替代,合影人士的等级也越来越高,从上海市长到国家领导人。

舅舅的成就是伟大的,他的科学研究引领着人们探索未知的领域,走向更美好的生活。

舅舅的光环愈发闪耀璀璨,在我看来,他还是那位亭子间里的孤独少年,求知若渴、如痴如醉。或许只有这样,才能暂离那个喧闹、混沌的年代。亭子间里有宁静,也有关爱,那是来自奶奶温暖的怀抱和一声声“小白兔、小白兔”的深情呼唤。

当奶奶去世后,舅舅坚持让她的骨灰漂洋过海,安葬在美国。面对家中长辈们的非议,我倒是很理解舅舅的感受,他想和最爱自己的奶奶在一起,无论时光荏苒,沧海桑田。

如今,舅舅和太太(奶奶)都安息在主的怀抱里,我还是会想念他们俩手牵着手,相拥而笑。

愿所有我们深爱的人,那些在天堂的亲人,永远幸福快乐的留存在我们的心间❤️

舅舅安息🙏

文文 2019.4.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