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9 Zhang Family

1/1

Catherine 张秋平

Gunn Parents, Family friend

我认识的张首晟教授和他的一家人. 本来12月2日下午和Barbara 、张首晟教授的夫人约好了一起爬山(因为雾霾,已经推后了一个星期)可是在12月1日晚接到微信,说她第二天不能和我们一起爬山了,还加了三个悲伤的脸。我当时想她家里一定有其他事,就顺延一个星期。到了星期三晩上,万万没有想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。怎么也不敢相信张教授因忧郁症永远离开了我们。最让我难受的是,在过去的几年里,我和Barbara 一起在Gunn 社区做义工,帮助因为忧郁症而失去孩子的家庭们,怎么这种病竟然会发生在我身边的朋友身上,太不能接受了!张教授和Barbara 是我接触过的人中,最慷慨大方、最愿意帮助别人的大好人!他们日常中的谈话,经常会提到某个人需要帮助,然后讨论怎么样帮,找谁去帮?有一次无意识的谈话中我提到我妈妈的心脏肌肉老化,Barbara 马上写电子邮件把我妈妈介绍给了湾区最好的心脏科专家 Bob,至今为止我妈妈还是定期去看Bob. 记得有一次我得了眩晕症,Barbara 立即开车来我家,还打电话给她的好朋友Jane ,帮我空中拿药,Jane最后也成了我的家庭医生。张教授夫妇对他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充满了关爱。前几年我帮着卖张教授父亲的房子,在准备房子上市期间,请了工人David 做房子的粉刷整理,张爷爷多次提到David,做事情非常努力,愿意尝试不同的方法达到最好的效果。张首晟对Barbara 说一定要多付David 工钱。当我看到Barbara 付给David 双倍工资时,我对他们夫妻俩充满了敬意!每逢过节,或者有喜事庆祝家里开party,Barbara 总是给来帮忙的墨西哥女工付很高的工资,我在厨房里帮忙,女工人说已经在他们家干了很多年,这家人Super Nice! 每次在他家的聚会,美食只是一个开场白,重戏是饭后的dinner table talk, 那时候的张教授就会特别兴奋,讲述目前的最新科技创新、斯坦福学生的各种新想法、清华大学的放牛娃怎么样攻克物理难题䓁等。记得有一次张教授和谭元元的长谈是芭蕾和物理!Barbara 知道我喜欢看芭蕾,特别邀请我和他们全家一起欣赏谭元元的睡美人!坐在全场最中间最前面,真正欣赏到张教授对谭元元芭蕾舞技的最高概括:Gravity lost its effect on Yuanyuan!地球吸引力在谭元元身上消失了!他们夫妇两人会借一切机会,感谢帮助过他们的人。记得几年前的一个圣诞节,他们在上海租一个大巴,邀请所有帮过他们父母的人郊游无锡,管吃管住管玩。我们家也很荣幸被邀请,一路上小儿子坐在张教授的身边,谈政治、谈历史、谈体育。明明对张教授佩服的五体投地。我注意到Barbara利用这个机会和每个人详细的交谈,问寒问暖。我每次出门,在飞机上总会想起张首晟,因为他会充分利用飞机上的时间学新的东西。每次出门之前,他的习惯就是要把在飞机上学习的课程Download 在Laptop 上。因为他是教授,可以Access 各个大学最好教授的网络课程。他说这是他学习新东西最快最有效的方法。有其父必有其子,他儿子Brian 也是在飞机上做各种奥林匹克竞赛题。我第一次听到他们的父子对话,就是他们刚刚从中国回来,Brain 告诉爸爸他在飞机上完成了哪一年的竞赛题!我当时听到下巴都掉下来,我自己的儿子在飞机上打游戏还来不及呢,怎么可能会做数学题,差距太大了!Brian 天资聪颖,从小就是一个特别喜欢帮助别人的孩子。在Gunn 读书期间的四年里,每个星期三下午都去初中义务交数学俱乐部。星期三他只能骑自行车去上学,这样可以自己回家。在Brian 身上我看不到任何缺点,真的!我的小儿子明明也特别喜欢Brian! 曾经在伦敦帮助Brian 策划、实施向女朋友求婚。事后还把整个过程写了下来,作为礼物送给Brian.也许象所有的家庭一样。爸爸对儿子和女儿的态度是不一样的。张教授和儿子讲话时就像一个教授,声音是平调的、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。但是喊女儿时,声音里总是充满了笑容,嘴角总是往上翘的。在女儿十几岁的时候,他的笑脸不是总是有好的回报,感觉是热脸碰了个冷屁股。如果我自己有女儿。相信我的老公也会有同样的待遇。那是前几年的事了,现在女儿见了爸爸好亲切,马上就跑上去拥抱。张教授的嘴角都扯到耳朵根了。今年六月份我参加了女儿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。父女俩都穿着礼袍,多么难得美好的时光啊!张教授也是一个非常浪漫的男人!不管他工作有多么繁忙,都要计划出他们两人单独的旅行。儿子Brian 的婚礼是在航空博物馆举行的!当新郎和新娘的从直升飞机空降在大家面前的时候,全场欢呼雀跃!首晟紧紧的抱住Barbara, 说:“我们也再来一次婚礼!“首晟!你给你的家人和周边的朋友带给过无数的快乐,愿你在天堂平安!放心吧,我会随时陪伴Barbara ,让她少一些寂寞。